<span id="jxvbb"><th id="jxvbb"><th id="jxvbb"></th></th></span>

      <noframes id="jxvbb">

        <noframes id="jxvbb"><listing id="jxvbb"><nobr id="jxvbb"></nobr></listing>

        全媒體總裁專訪 | 網梯總裁張震:新技術如何賦能在線教育?警惕把各種未完成“三期臨床實驗”的技術作為解決教育問題的靈丹妙藥!
        作者:    瀏覽:6032

        全媒體視角

        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里,張震確定地選擇了在線教育行業。20年前,從清華大學自動化系碩士畢業后,張震選擇了自主創業成立了網梯公司,并一直把在線教育和網絡教育當成主營業務,用適合的技術幫助院校及機構提升效率并優化教學體驗。

        網梯總裁張震

        “這個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性,一個未知的世界其實是充滿樂趣的。”張震在采訪中這樣說到。

        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里,張震確定地選擇了在線教育行業。20年前,從清華大學自動化系碩士畢業后,張震選擇了自主創業成立了網梯公司,并一直把在線教育和網絡教育當成主營業務,用適合的技術幫助院校及機構提升效率并優化教學體驗。

        作為技術出身的教育企業家,張震一直以更加理性和嚴謹的角度觀察行業發展。2020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面對不一樣的2020,張震有著怎樣的思考和理解?中教全媒體和張震進行了對話。

        技術能解決教育的哪些問題?

        隨著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人們對技術的未來寄予厚望,希望通過技術應用解決當前教育中所面臨的諸多問題。但技術究竟能解決教育中的哪些問題?服務教育20年后,張震做了總結:技術、工具和解決方案能夠提高效率、優化體驗。

        他舉了兩個例子,網梯合作的某大學繼續教育學院過去由九個人的團隊管理成人教育業務,因為信息化技術的引入,現在只需兩人便可完成之前九人的工作,效率翻了幾番。在非學歷培訓方面,以網梯為北京大學開發的非學歷培訓管理系統為例,以往北京大學參加培訓的學生進校需要辦理各種手續,現在僅需一個二維碼便能完成所有流程,在這個過程中網梯非學歷培訓管理系統同時和大學的后勤、保衛、財務等部門進行了對接。

        技術帶來了效率的飛速提升,同時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的快速發展,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將會對教育產生革命性影響的言論甚囂塵上,這些新技術一度被視為解決當前教育某些問題的“靈丹妙藥”。

        張震在采訪中非常堅決地否定了這種說法,“沒有經過任何實驗和論文的研究就得出這種結論,我認為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就像把沒有通過任何臨床試驗的疫苗用于人群的接種和免疫一樣危險。”他表示,這些技術尚處于探索期,還是不成熟的,比如,在人工智能領域,就有一個比較悲觀預測: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還沒有新的理論突破,所以這輪浪潮很可能以人臉識別作為成熟應用就結束了。與此同時,區塊鏈技術除了應用在數字貨幣領域,在別的領域都未被證明可以有效落地。2019年,網梯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探索這類新技術在教育領域應用的可行性和效果,并沒有把研究院作為成熟的教育產品線來運營。張震認為,新技術能否適用于教育尚需嚴謹態度,需要考證其能否真實提高效率、真正對改進或者提升教學有效。20年以來,教育信息化行業的創新大部分屬于新概念和新名詞創新,可以帶來良好教育效果的技術乏善可陳。

        對于這種現象出現的原因,張震認為是由于教育一直不能滿足用戶需求,教育從業者及消費者都比較焦慮。需求不能被滿足,但短期內又找不到解決之道,所以描述一個未來的“科幻世界”成了現在大部分所謂的“專家”所倡導的。

        “十年前,我在和清華大學的一個圖像識別的合作項目的啟動儀式上說過,未來的搜索將全部是拍照式搜索,但到現在為止拍照搜索也還很少。技術還沒有想象的那么好,人工智能也為時尚早。”張震強調,現階段的教育技術工具和一個好老師相比效果上還差得很遠。技術發展之道是把問題模型化,并通過數學、物理、生物的方法提高效率,但目前對于教育來說,到底什么是教育,這個基本概念尚且無法描述清楚,就更無法通過模型化來解決屬于復雜巨系統的人類的教育問題了。

        雖然所謂“新技術”在教育上沒有達到理想效果,但技術仍在高速發展,并在不斷地循環迭代,網梯會更加嚴謹地探索技術用于教育上的形式和方式。張震表示:“教育信息化領域還不成熟,網梯希望通過技術的介入,幫助院校和機構進行大規模分工協作、逐步解決教育業務中的痛點和難點問題。”

        教育質量的關鍵在于教育不能脫離“選拔”這個核心屬性

        教育是培養人的活動,張震認為,教育不是強調體驗的服務,社會教育是具備選拔屬性的。選拔意味著競爭,競爭帶來壓力,壓力帶來焦慮。有效選拔有利于降低社會識別成本,促進社會公平。競爭就會帶來博弈,博弈就有各種取勝策略,于是誕生了眾多的培訓機構,這些培訓機構的核心價值就是幫助學生在教育選拔中能夠有加分項,能夠勝出。而大眾判斷一個證書或者教育是否有質量,往往是和這種選拔的屬性相關的。例如造價師考試、CPA考試的通過率低,所以人們認為其證書的崗位的含金量高,為什么含金量高?是因為這些考試具有選拔屬性。

        教育的選拔屬性同樣體現在教育質量上,張震表示,教育質量是相對的,教育的核心屬性是選拔,當我們說教育質量出了問題,其實是出了選拔問題,是這個系統削弱了或者不再具備選拔屬性,要想解決質量問題很容易,重新回歸選拔的嚴謹屬性即可。

        對于人們常常質疑的高校網絡教育質量,他認為,現在的高校網絡教育過高的錄取率和畢業率,削弱了教育的選拔屬性,導致很多人認為其質量不高。雖然高校網絡教育的教學手段要比成人函授教育先進,但人們一直質疑高校網絡教育的質量,卻甚少質疑成人教育質量,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成人教育入門具有“選拔”的門檻。“所以當高校網絡教育加上統考、限制招生規模后,質量就會開始變好。”張震說到。

        但他也強調,互聯網可以極大地提高人才的培養和選拔效率,是有可能通過技術消除由于選拔屬性缺失所帶來的質量問題的。網絡教育學院有可能在普及高等教育、提高規模的同時,關注因材施教并解決對社會質量的訴求。這就需要在質量發展和選拔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在線教育領域,企業有巨大機會

        疫情把在線教育擺在了社會空前重視的角度,尤其是2月份開學之后幾乎所有的學校都不得不采用遠程方式教學,這把網梯做了20年的事情從邊緣推到了到主力的位置,這對網梯是機遇也是考驗。“疫情期間,高校、出版機構、中小學、培訓機構的用戶均在網梯的支持下完成了預期的任務,2020年是網梯成立20年來業務發展最好的一年。”張震在評價網梯2020年的發展時說到。

        疫情期間,網梯“空中學堂”服務了幾百所學校;由網梯提供平臺技術支持的勞動出版社技工教育網為九百多所技工職業學校開展SPOC教學支持;平臺開展了一千多場大型直播;幾個月內就提供了五百多萬人次的在線考試支持。

        由于疫情,今年上半年涌現了很多創新型在線教育公司,到現在為止,有的公司進行了大規模的融資,也有的公司倒閉,行業大浪淘沙。這對一直專注在線教育的張震而言也是個重新思考的機會,到底什么的形式適合在線教育,教育的本質是什么?對于技術公司來說,未來有什么機會,能夠為行業帶來什么變化?

        張震談到,疫情期間,大部分能保障課堂互動教學的系統基本上都是由市場化的企業提供,無論是網梯這樣的技術公司還是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政府教育部門提供的大部分平臺都類似于在線圖書館,缺乏完整教學過程。可以看到,在線教育領域,企業有巨大機會。

        行業需要建立一套良性準入機制和淘汰機制

        創新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同樣“創新”也是教育信息化的高頻詞匯。張震認為,從地區創新上來說,看一個地區創新的活力,第一看新生企業數,第二看倒閉企業數,新生企業和倒閉企業都很多說明該地區經濟發展活躍,創新創業氛圍比較好。硅谷、中關村和深圳這些創新中心都是這樣。

        網絡繼續教育的創新和質量發展同地區創新一樣,怎么看網絡教育質量好壞,行業的準入和淘汰機制建立是關鍵。他表示,“行業需要建立一套良性的準入機制和淘汰機制,網絡繼續教育行業的質量就會好起來。”

        同時,對于網絡繼續教育而言,優質資源是極其重要的內容。張震對此也深有體會,優質資源共享這件事情無論是國家還是企業、組織等都極力推崇,但做成功非常困難。張震闡述了他的看法:這歸根結底也以為是對教育的定義描述不清晰,對于什么是優質資源的描述也不清晰。現在狹義地把優質院校或者優秀老師的教法和教案數字化資源包等同于教育的優質資源。但作為教育消費者,我們所認為的優質資源可能不只是教學、教案和教師授課,更多的可能像“孟母三遷”中所講的環境,是圍繞師生、生生互動的成長環境,這種成長環境通過互聯網再造和共享的成本過高。“教育是一個長期的復雜的過程,我們可以通過技術解決信息傳遞問題,但人和人之間的交流不僅是信息傳播。”

        張震表示,假如清華教授的授課是稀缺優質資源,那在清華應該出現一個現象:很多校外學生去校園蹭課,導致教室門口需要保安檢查選課證,但這個情況并沒有出現,更多的時候反而是因為有學生沒有來上課教授要點名。那么把這些教授的課程數字化收搬到互聯網上,學生就會趨之若鶩嗎?答案是并不會。

        一家企業不可能把所有的錢都掙了

        為了做好優質資源的共享,網梯也進行了多種探索和嘗試。網梯聯合發起了百校千課共享聯盟,聯盟現有出版社22家,高校63家,網梯作為聯盟秘書處。聯盟的核心工作是資源共享和共建,共享是聯盟內高校已有課程共享,現有共享課程超過1000門,加盟院校可以根據聯盟規則免費使用;有償共享課程超過300門,可以提供給有需要的院校快速開展在線教學使用。

        百校千課共享聯盟共建是通過聯盟內出版社牽頭做的包含教材和課程在內的專門針對繼續教育領域的融媒體教材,課程和教材之間可以互動,是新型的、融合性的學習資源,并在商業上形成閉環。網梯作為聯盟秘書處單位承擔了聯盟的日常運營,張震也坦言,聯盟有商業收益,但收益不足以支撐運營成本。

        相對于商業收益,百校千課共享聯盟更多的承擔了網梯的社會公益屬性。“做企業有全方位考量,有些地方要掙錢,但有些地方要體現社會價值,一家企業不可能把所有的錢都掙了。”張震說到。

        “有一天,我的一個做企業的朋友和我開玩笑,說什么叫情懷,情懷就是不掙錢。當他賺了很多錢的時候就說自己最近做點小生意,虧本的都說正在創業。”在采訪間隙張震笑言。20年來,經歷過“創業”和“做點小生意”的張震,將帶領網梯創造一個什么樣的未來,讓人充滿期待。

        采訪報道 / 中教全媒體 侯娜欣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體原創文章,轉載此文章請注明出處(中教全媒體)及本文鏈接。
        2、本文鏈接:http://www.86yida.com/i/30577.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體報道,請發郵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訴我們。

        來源:中教全媒體
        產品庫相關企業:

        參與討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久久精品伊人久久精品伊人